《寵妻如命(書號:9225)》[寵妻如命(書號:9225)] - 第7章 離我遠點!

「是,我不否認我現在是您寒少買回家的老婆,可是,同樣的現在你也是我的老公。所以,我叫你先脫衣服給我看,應該沒毛病吧?」

望着宮小悠那副氣死人不償命的模樣,白墨寒神情一轉,一張冷峻的面龐漸漸地勾勒起一抹鬼魅的淺痕。

「好,好的很。我真是沒想到宮小姐竟然是這麼的伶牙俐齒,看來……」眸光一暗,他猛地伸出了手:「是需要我幫宮小姐呢。」

還不等她有反應的機會,只聽『撕拉』一聲,她的那件碎花短裙就被男人給撕的粉碎。

「白墨寒你別太過分了!」身體暴露在空氣中,宮小悠是又氣又惱。

「過分?」白墨寒冷眯着眼睛,一把摟上了她的腰身,一字一句道:「後面,還有更加過分的事情呢!」

指尖,輕輕一挑……

最後的小衣便落在了地上。

這一瞬間,宮小悠變得慌亂無措,下意識的用雙手護住了自己的身體。

「來,宮小姐,現在該你表演了,叫我看看你會用什麼辦法喚起一個男人的興趣。」他一個轉身,宛若王者一般的翹着二郎腿坐在了沙發上。

宮小悠就那樣站在他面前,一隻握起拳頭的小手青筋都在暴起着。

「我!不會!」

「不會?那看來需要我教你呢!」說著,他牟峰一暗,伸手一把將她拉入了自己的懷中。

宮小悠頓時感覺無比的羞恥:「你放開我,放開我!」

由於腰身被固定住,無論她怎麼動都無法逃開男人的魔掌。

下一秒,他牟峰一暗,一把將宮小悠騰空抱起,扔在了床上……

「你……你要幹什麼?!」

「你覺得呢?」男人冷魅的一笑,雙手抓住了她的腳踝,俯身壓了下去。

「你這個壞蛋,離我遠點!」

一抹溫熱的淚水無法控制的侵入了宮小悠的眼底。

到底是因為什麼?

明明是這個男人選擇的她,卻又為什麼要這樣的羞辱她?

如果早知道嫁給他會被這樣沒有尊嚴的欺負,她就是寧死也不會答應。

她閉着眼睛,一臉的視死如歸。

白墨寒的身子猛地一震,眸光快速投向了她那張倔強的小臉。

腦海無法控制的想起了昨夜出現在酒店房間的小東西,那個小東西好像也向她這般可愛中又帶着無法形容的倔強。

『我可是聽說,這宮家小姐在明川大學可是第一校花,追她的人無數,迄今為止還是小黃花一枚,清純的很呢。』

或許……

他不該對她如此的殘忍的。

或許……

她跟宮家的那些人不一樣呢?

待這個念頭落下,白墨寒的那冷魅的神情彷彿漸漸地融化。

「放心吧,我會疼你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