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少的冷情少妻沈湘免費聽書》[傅少的冷情少妻沈湘免費聽書] - 第20章

第20章
「聽着!」男人低醇冷鷙的聲音一字一字說:「再擅自闖入我的房間,死!」
她如一隻迷失方向的嫩鹿般,急促的忽閃着長而蜷曲的睫毛,拚命點頭。
男人轉身從床頭柜上拿起那枚翠綠鐲子,抱着沈湘推門出去,進入沈湘的房間將她放下,然後將鐲子重新給她戴上:「明天戴着它去看望我母親,她會更高興。」
「我……知道了。」她細小微弱的聲音卡在喉嚨里,戰戰兢兢的回答他。
男人轉身出去了。
沈湘這才飛速的將房門關閉,整個人倚在門上,雙腿都沒有了支撐的力氣了,她癱坐地上,呼呼的喘粗氣。
她覺得自己就像鬼門關走了一遭那般。
幸好只是虛驚一場。
獨自平靜了好一會兒,她才脫去婚紗水晶鞋,簡單洗漱一番便上床休息了。
明天第一天上班,她必須把狀態調整好。
翌日,沈湘很早起來便去了病房看望夏阿姨,她刻意將手鐲露出來,面上帶着一些嬌羞的樣子。
夏阿姨看了果然高興。
沈湘陪她說了一會兒話便要離開:「媽,我今天得上班,不能陪您了,到晚上我再來看您。」
「湘湘,你才新婚第二天,怎麼就上班呢?」夏阿姨不解的問。
沈湘佯嗔道:「媽!誰讓您不事先跟我說一聲就突然襲擊給我舉行婚禮呢?我剛找好工作,是我喜歡的建築設計,您也知道這是我的理想。」
「好好好,媽媽恭喜你找到自己喜歡的工作,快去上班吧,下班後記得來陪媽媽說會話。」夏淑敏很是寵愛的語氣答應她道。
沈湘順利的去了新公司報到。
正如昨天送她回來的那位凌少所說,她到任之後,設計部的領導便把她派到城南近郊的工地上,說是讓她適應一段時間,實際到了工地上,她就是個打雜的。
不過沈湘很高興。
她拿的是設計師助理的工資,要比工地上的民工高出不少呢,只要在這裡做滿一個月,她就能拿到工資,就能做第二次孕檢,就能有錢買車票回老家查詢母親的死因。
所以,她不在乎工作有多苦。
連續三天,沈湘都在工地上打雜。
每天早上去一趟夏阿姨那裡,白天又有那麼體力活要干,晚上下班還要去夏阿姨那裡,三天下來,她累的晚飯都不想吃了,躺床上一分鐘便睡着。
翌日醒來才發現,出門的時間比昨天晚了近一個小時,沈湘迅速起床刷牙洗臉,一路小跑趕公交,到了醫院沒跟夏阿姨說幾句話便去了工地。
為了不遲到,為了給上司留個初步好印象,下了公交車她又急促往工地上跑。
快到地方的時候,和一個陌生人撞了一下。
「對不起,對不起,我趕時間。」沈湘匆匆道歉,匆匆離開。
被撞的男人是黑子。黑子看着沈湘的背影,臉上露出陰險的笑:「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我找了你幾天,竟然在這裡遇到到了!」
黑子尾隨着沈湘,看着她在工地上開始幹活之後,才掏出手機打給林汐月:「林小姐,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