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掛遭天譴》[開掛遭天譴] - 第6章 幼兒園驚魂(二)

「咔咔,咔咔。」屍體僵硬機械的站立起身來,嘴巴里發出不屬於人類的聲音,似乎是因為鋼筆毀掉了他的聲帶,聽上去就像是沒有子彈的槍在被不斷扣動着扳機。

伴隨着屍體的動作屋內腐臭味越發濃重,他不規則扭動着身體,臉上的表情痛苦而扭曲,喉嚨里像是卡着什麼東西一樣。

「我靠!」何文昌反應過來轉身就要往外跑,誰知辦公室的門卻猛地從外面自動關閉,屋頂的灰塵都被震落了少許。

王雲緊貼牆壁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他第一次面對真正的活屍,這種恐懼幾乎令人無法直視,有那麼一瞬間他想要捂臉躲在角落裡,但現實不允許自己這樣做。

那屍體移動的速度特別慢,可就是如此慢的速度,在這狹窄的空間內對人簡直就是變相的心理折磨。

何文昌瘋了一樣大力的撞擊着房門激起了更多的灰塵。

「別白費力氣了,咱倆想辦法弄死他。」王雲一咬牙,嗎的反正都死過一回的人難道還能被嚇破膽不成。

「他都是死的還怎麼弄。」何文昌光頭上的冷汗已經順着太陽穴流淌下來。

眼見屍體扭動着靠近,二人又向旁邊挪動了幾步拉開距離。

「分屍。」王雲臉色極其難看,毫無血色的嘴唇顫抖着吐出了兩個字。

見何文昌有些猶豫,王雲靈機一動哈腰將兩隻球鞋上的鞋帶都抽了出來,接着搶他過的菜刀將其反覆纏繞捆綁在鋼管上做成了簡易的長柄鋼管刀,這樣倒是可以有效避免和屍體的接觸。

「哥你力氣比我大,交給你了。」王雲說完將手中的東西遞給了何文昌。

「這時候想起來管老子叫哥了。」何文昌被氣笑了,用力奪過武器轉身看向貼過來的屍體。

「人面獸心的狗東西,死了還想嚇唬你爺爺是吧?」

他說著揮動鋼管刀朝對方脖子奮力的砍了過去,咔嚓,別說效果還是有的,只見那屍體脖子一歪,因為腐朽的緣故在遭受砍擊後至少三分之一的部位斷裂破碎。

那歪頭的皮特掙扎着用手想要摸脖子,俗話說得好,任何恐懼都來源於火力不足,當何文昌見到冷兵器對他奏效的時候,二話不說上去就是一頓輪,將那脆弱的胳膊小臂都是剁的散落在地上。

王雲可算見識到了這傢伙瘋狂的一面,之前對他究竟是不是道上混的人所產的懷疑全部在此刻煙消雲散,當屍體的腦袋軲轆到兩人面前時,房間終於再次安靜下來。

「這是?」何文昌力竭的拄着鋼管刀蹲下身子撿起來一樣東西。

那東西好像是一直卡在皮特屍體的喉嚨里,被斬首後自然就滾落出來。

王雲用手機照上去發現其表面布滿了血污還散發著難聞的氣味,大體看上去應該是個刻有六芒星圖案的圓形印章。

咔嚓,先前還緊鎖的房門此刻也是應聲打開。

「日記里說地下室有動靜,還提到了某種儀式,看來那些孩子的失蹤並不是偶然。」王雲敲了敲日記本將其扔在一邊。

「讓我歇會,你嘴巴一閉一張就知道分析來分析去的叭叭。」何文昌靠在牆邊發著牢騷。

「這不顯得你才是主力嘛?遊戲中的英雄一般都是像你這樣的角色。」王雲不漏聲色的拍着馬屁忽悠起這個便宜打手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