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沈浪》[兵王沈浪] - 第11章 你腎虛

蘇若雪很平靜的說道:「張文志你別誤會,我男朋友一直口直心快。可能他語氣比較重,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
見蘇若雪對自己沒有半分好感,而且這蘇若雪似乎很信任這個小子一樣,張文志相當的不爽。
也就是說,在蘇若雪眼中,自己成了一個縱慾過度,喜歡打飛/機的男人。
這讓張文志覺得,通過正常的途徑,他很難再追求到蘇若雪了。
張文志冷哼了一聲,目色陰沉的看着沈浪,冷笑道:「你叫沈浪對吧?很好,我記住你了。」
沈浪聳了聳肩,淡定的笑了笑。如果這張文志不來惹他也就算來,要敢來惹自己,沈浪不介意揍他一頓。
幾分鐘後,法式大餐已經上桌了,不過之前的談話讓吃飯的氛圍就變成不怎麼和諧了。
當著蘇若雪的面,張文志也不敢做的太過火。
蘇若雪畢竟是他請出來的,這頓飯,張文志還是要吃完的,他丟不下這臉。
甚至,張文志還笑着舉起酒杯,示意沈浪喝酒,好顯示自己的酒量。
沈浪卻突然說道:「你腎虛,最好不要喝酒。」
張文志臉色鐵青,他皮笑肉不笑道:「沈先生就不要大題大作了,我自我感覺身體還行,又經常在外面應酬,酒量也還是不錯的。沈先生這麼了解腎虛,恐怕你自己也是腎虛,所以不能喝酒吧?」
他也算久經酒場的考驗了,一般的紅酒很難喝醉。
如果沈浪不準備接招就算了,但這小子要是敢接招,他就要把沈浪灌得爛醉如泥。
張文志的那點小伎倆,沈浪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今天蘇若雪這麼看不起自己,沈浪也想表現一下,正好蘇若雪不是討厭這個傢伙嗎?沈浪打算恨恨的踩倒張文志,讓這傢伙沒臉見人。
「這樣吧,張先生,不如我們就來拼酒試試。」沈浪先提了出來。
「好啊!沈先生,這可是你說的!」張文志笑了,他正巴不得這樣。
說完,張文志就笑着自己舉杯一飲而盡。
沈浪也端起紅酒杯,一飲而盡。
見沈浪自大到敢和自己拼酒,張文志心中暗喜,人也變得熱情了許多,開始連連和沈浪舉杯拼酒,彷彿多年不見的老朋友。
沈浪又叫了好幾瓶高度數的紅酒,只要張文志舉杯,他也來者不拒,跟着舉杯。
不要說是紅酒了,就算是直接喝酒精,以沈浪的體質,喝多少都沒事。
蘇若雪在一旁看着這出笑話,也沒再說什麼,一邊默默的吃着法式大餐,一邊看着,讓沈浪自由發揮。
桌上很快就擺滿了紅酒瓶,兩人喝的這麼誇張,實在是暴殄天物了。引得周圍的一群食客們頻頻側目。
蘇若雪是當然看出氣氛有些不對,不過,她只關注沈浪。
她突然覺得沈浪有些神秘,這個男人並不是自己想的那麼簡單。
四五瓶紅酒下肚之後,張文志已經覺得自己醉了,看見沈浪還沒有倒下,他心裏既是吃驚又是着急,覺得必須要玩的再狠一點才行。
張文志舉杯的頻率加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