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年穿越大梁朝》[江小年穿越大梁朝] - 第14章

第14章

「江小年?怎麼可能?」

一旁的沈淑雲宛若雷擊,僵在原地,大腦幾乎空白。

就憑江小年?

那個京城人見人厭的紈絝二世祖?

劉文舉更是覺的如鯁在喉。

自己竟然會輸給江小年那個不學無術的敗家子?

江小年一臉淡然,看向劉文舉,面露驚疑,「劉兄,見你面色鐵青,可是哪裡不舒服?

劉文舉臉上的肌肉狂抽,震驚之餘,感受到了莫大的屈辱。

自己可是堂堂的侍郎之子,名滿京城的才子!

如果讓江小年贏了,豈不是贏了他與沈淑雲的賭約?

ps://vpka

沈淑雲只能是他劉文舉的!

「江小年,你不要得意得太早,就憑你也能考得第一?」

「你一定使了什麼不可告人的手段!」

「手段?」江小年冷笑,「劉兄說笑了,要真有這種手段,你怕早就用了。」

在大梁國,抄襲或者舞弊,乃是重罪。

國子監考試題目的保密手段不亞於科舉,哪怕是兵部侍郎之子,也難以動用關係手段。

劉文舉語塞,思緒飛轉。

突然他大笑一聲:「江小年,今日必須是你的死期!」

「死期?」

江小年眉頭微微緊蹙,看到劉文舉的表情,頓時有股不妙的感覺。

這時,曹行之在一群人的簇擁下徑直走向了江小年。

曹行之乃國子監祭酒,相當於校長,自然是受到眾人敬重。

「好,果然是年輕才俊。」曹行之看着江小年讚賞地頷首,「江小年,你可願拜入我座下,做我的門生?」

眾人聞言羨慕得驚呼出來。

「天吶,做了祭酒大人的門生,以後進士功名還不是手到擒來?」

「祖墳冒青煙了這是。」

沈淑雲雖然驚詫江小年得了第一,但也忍不住羨慕起他來。

這得是幾輩子的幸運啊,難道這是他真才實學?

他以前在京城中的種種紈絝行徑,難道都是偽裝?

如果是這樣的話,自己確實輸了賭約。

看着江小年還算俊秀的外表,沈淑雲心想,倒是可以多了解了解一下他。

自古佳人愛才子,若江小年真有料,被美女欣賞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江小年沒有想到曹行之會來這麼一下,頓時有點為難。

他只是因為跟沈淑雲的賭約才來考試的,可不是真想讀書。

剛想該怎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