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年穿越大梁朝》[江小年穿越大梁朝] - 第9章

第9章

江季通的表情頓時僵住,然後臉就徹底拉了下來。

「兒子,沈姑娘之父可是翰林學士,清流中的清流,哪是我們能高攀得上的?」

「還是找個門當戶對的穩妥。」江季通勸誡道。

「不行,我非她不娶。」江小年非常果斷,就是要讓江季通知難而退,不再強迫自己對馨兒這種小姑娘下手。

「你!」江季通咬牙切齒,隨即無奈地搖搖頭,「罷了,為了江家的香火,我豁出去了。」

「明日爹便親自帶你去沈家說親。」

說親不是提親,更像是相親,說親有了眉目,才會正式提親,這是大梁的風俗。

江小年一愕,老爹你不按套路出牌啊!

第二天一早,江季通便備下了厚禮,帶着江小年去了沈家。

拜帖遞上後又等了大半個時辰,門房才慢悠悠地出來相請。

很快,江小年和江季通就被帶到了偏廳。

「進去吧,老爺和小姐在裏面等着呢!」門房說著,嘴角輕蔑一笑。

江季通有點不悅,接待貴客通常都是在正廳,沈家在偏廳接待他們,很明顯就是看不起自己,好歹自己也是忠良之後,身上還有個縣男爵位呢。

江小年則是神色淡然,都是意料中的事。

一走進去,江小年便看到正中的主位上端坐着一個中年男子,顯然就是翰林學士沈文。

表情嚴肅,氣度非凡。

身後沈淑雲靜靜地站着,目光死死地盯着江小年,冷得能殺人。

若非家教不允許,她只怕早就下場擋道,絕不容許這個登徒子進門。

「季通見過沈學士。」江季通已經調整好了心態,笑吟吟地行禮,江小年也跟着拱手。

沈文這時才微微抬目,掃了江家父子一眼,呷了一口茶,慢悠悠的道:「要見沈某有何事?」

江季通皺眉,有點措手不及。

沈文竟然沒有請自己入座奉茶,也沒有基本的寒暄,直奔主題,這就比較尷尬了。

江小年也有點無語,這沈文真是半點面子都不給啊。

看到沈淑雲正冷眼看着自己,江小年一挑眉,挑釁一笑,然後向著沈文行了一禮。

「回沈學士,自從那日與令千金偶遇,小子便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故祈求父親,冒昧登門說親。」

「還望沈學士能給小子一個與令千金進一步相處了解的機會。」江小年說完,又深深地行了一禮。

沈淑雲頓時就怒了,她猜到了這個登徒子上門准沒好事,萬萬沒想到,他竟然敢來說親。

「登徒子,你給我閉嘴,我不可能喜歡你的,你趁早死了這條心。」沈淑雲冷聲呵斥道,一副想殺了江小年的樣子。

「淑雲!」沈文出聲制止了女兒,然後眯眼逼視着江小年,發出一聲大笑。

「真是荒唐,沈家乃書香門第,我沈文之女,豈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高攀的?」

沈淑雲十分惱怒,這登徒子怎麼這麼厚顏無恥。

幾個沈家下人也沒忍住,發出低聲的嗤笑。

癩蛤蟆見得多了,這麼不要臉的癩蛤蟆還是第一次見,也不看看自己什麼德行,竟然還敢覬覦大小姐這隻白天鵝?

江季通羞惱得老臉漲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真不該一時衝動走這一趟,簡直腸子都快悔青了。

只是,他剛想告辭,江小年便淡然一笑,雲淡風輕地

猜你喜歡